2011年1月19日星期三

外甥女面试记

文/霹雳蚂蚁

我的外甥女是民考民,今年报考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一事业单位岗位,参加笔试考试的前四名分别为:第一名维吾尔族,第二名维吾尔族,第三名维吾尔族,第四名是汉族。外甥女是第一名。, I; ?0 P3 J' d5 e6 _

然后进入面试阶段,其中第三名以专业不符未能取得面试资格。外甥女顺利进入面试,参加面试的考官10人,9名汉族,一名维吾尔族,面试采用的语种是汉语。最后结果,第四民录取。3 Y5 e, a# g9 s( p
外甥女是个不爱说话安静的小姑娘,我打电话问其此事,她说:考试成绩没什么可说的,她感到委屈的是:她是民考民,用汉语参加面试,那汉族同学为什么不用英语或别的语种参加面试呢,汉族同学不是从小也上英语课吗。我也没多说什么,安慰了她几句。不知道这件事给刚步入社会的外甥女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3 c# I9 ^' [- v

我感到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安排面试考官的比例是9名汉族,一名维吾尔族?从沙雅县政府网站我看到该县人口民族比例是这样的:2006年全县年末总人口225538人,维吾尔族人口185307人,占总人口82.16%,汉族人口37914人,占总人口16.81%,其它少数民族人口2317人,占总人口1.03%, S2 d) e, \; M' v) `8 }7 O0 V

那考试成绩来说,前三名是维吾尔族,参加面试的前两名也是维吾尔族。试问,一个维吾尔族占全县总人口82%的县,面试官设置是否合理?是否科学?这里面是否存在猫腻?也许,沙雅县有关部门有自己的考虑或安排吧,不得而知。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问题,是社会问题?民族问题?历史遗留问题?还是体制问题?或者说是没问题。我是没想明白。但是我明白一点,这个问题不是小问题。4 G(

网友回帖:

伯爵

:我虽然也耳闻目染甚至自己都亲身经历过类似的问题,觉得见怪不怪了,但是今天看到上面的这个帖子,内心依然忍不住疼痛起来,真不知是什么滋味,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述,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尽快的被得到重视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那些热爱我们的家乡热爱我们的民族以及真切希望新疆社会和民族团结和谐发展所做的努力都会无果而终。


mahliya 这样做下去,这个社会能稳定吗?还在制造不公平,这些当权者的脑袋都让屎糊住了吗?

anwar1111 这类事情见得多,听得多,心都寒了,上方,投诉谁敢?破坏稳定的帽子就在头上悬着,我们到哪里投诉?

打铁还需自身硬 本来写了一大堆,但还是删除了,觉得没什么意思。因为知道太多的真理

bold这种事真应该让老张治一治,抓那么几个典型,杀一儆百!

anwar1111bold 发表于 2011-1-17 21:39
这种事真应该让老张治一治,抓那么几个典型,杀一儆百!


我相信他不会的,不信等着瞧。

MIT 多听听老木的意见吧。如果无力追求整个民族的公平,先追求一下个人自我的公平吧。以解决问题为目的。

霹雳蚂蚁 谢谢各位的好意和建议。据本人所了解和在生活中的观察,这种现象并不是个案。这也就是我发这个帖子的初衷。在新疆,民族团结,维护稳定不应该只是由电视播音员来说,而是应该有各级政府,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来真真实实的去做。如果他们仍然还是给上级汇报,对记者回答是一套,实际做的是一套,那前年6+1月的血可真是白流了。( N1 y* U, t3 u# J% I ^* a# d
老木的法子不知道是否有效,也许会试试,但根本不抱一丁点希望。这也是有原因的,我没事时经常浏览各地的政府网站的什么县长信箱,市长信箱之类的,在那里看到了老百姓生活中许许多多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也看到了那些县长市长们的回复和有关部门的处理情况。所以根本没指望什么奇迹。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这种现象以后会越来越少

和田街 一般的黑箱起码在前三名里黑,现在沙雅这些人居然能黑到第四名去了。9 ?* k) X% F7 T! L

这个问题本质是对新疆少数民族的歧视,赤裸裸的歧视。 在一个维族人口80%的地区,放弃前三位维族候选人,挑了一个汉族,并且考官9个汉族1个维族,还有比这个更能说明歧视的么?如果自治政策能真正实行落实,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了。! O) E# [; G2 Y
2 B/ t, v) s7 G! H
不过,我认为沙雅的人敢这么干,可能还是认为自己天高皇帝远。不会有人知道。但是我们现在有网络了。从内地几次公务员黑箱最后曝光最终被纠正来看,网络的力量还是可以借用一下。我认为有两个办法可以尝试。
s! g& c, C/ H1 [% q5 i" Z5 u
第一就是申诉,一定要申诉,有那个机制放着,为什么不尝试。直接往张同学的信箱里发。他回复了,说明他是个办事的。不回复,说明他也是吃干饭的,我们什么都不损失。第二,如果申诉失败,就通过网络发表,形成舆论的压力。只有我们做点什么,这种现象才能越来越少。

打铁还需自身硬 我认为不是歧视,因为没有任何理由进行歧视,可能或者说应该是必须需要的排斥,其实,2009年底那阵儿,中央派过好几大组官员就为新疆发展拨款问题而进行了南北疆的各个方面进行调研,如果你们认识参加过这些会议的人,你们问问当时调研组听取当地汇报情况时,那现场能有几个维吾尔人参加?当时中央官员的脑子如果不会思想的话,那么他们的眼睛看不清楚有几个维吾尔人能参加这些会议吗?而且有幸能参加这样会议的维吾尔族,基本上都是属于沉默寡言类型的。

霹雳蚂蚁 也听取了大家的看法,把这个帖子发到主席信箱了,留了我联系方式。也许会石沉大海,也许会有警察上门约我喝茶,谁知道呢?老木说的张同学的博客没找到。

伯爵 石沉大海无所谓,咱该做的做到了也尽力了就行了,你要是这个都不做的话那就百分百没有任何希望,发了信了 哪怕是有0.5%也是有希望的啊。另外,警察上门来叫你喝茶的可能性比较低,就算来了也不敢把你咋地,顶多就是叫你闭嘴吧,没什么的我想,咱的合法利益被侵犯,还不容说一说么?

快乐的胖巴依 这是政策性的,说了没用。

1 条评论:

  1. 原文未作修改(包括错别字)润色。

    回复删除